字体
关灯
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骄阳似火,神泉镇金家庄演武场上,一名少年顶着烈日一板一眼的出拳。

    这个点,大人们都不敢顶着日头晒,只有他一个人在苦练。

    “...扎马....七星拳....倒捶....”

    少年看着约莫十三四岁,体形消瘦,一招一式练的极为认真。

    他的名字叫周林!

    剧烈的出拳让他气喘吁吁,汗如雨下,但他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练完拳,周林挽起袖子,轻轻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目光落在角落的一块铁石上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搬起来.....”

    这是一块对应武徒实力的测验铁石,能够完全提起来就算是有武徒实力。

    神泉镇修炼成风,每个庄子里都有这样的测验铁石,测验出来达到武徒实力的孩子就可以进入镇上的武馆正式修炼,这可是了不起的荣誉。

    周林略带稚气的脸上带着几分期待,走向铁石。

    弯腰、屈膝,双手紧握石把,体内劲气运转。

    “给我起!”

    他低吼一声,修长纤细的双掌猛然用力,手上青筋暴起,双臂间似有一股爆炸性的力量炸开。

    铁石微微颤动,颤颤巍巍的离地而起。

    双腿战战,他的脸色通红,他的神色激动。

    “搬起来了,我真的搬起来了....”

    放下铁石,周林伏在铁石上,大口的喘气,稚嫩的面孔上满是欣喜。

    “勤能补拙,爷爷说的没错,就算我的天赋不是最强,只要肯吃苦,一样可以出人头地!”

    “我去告诉爷爷!”

    擦掉额头的汗珠,他起身向一处偏僻的院落走去。

    走在半路,一群少年迎面走来。

    “咦,那个废物居然在笑。”

    一名身形稍高的少年看到周林,脚步停了下来,面露嘲讽,“你们说他是不是练傻了,现在居然还笑得出来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人家已经突破了呢,成哥,是吧?”有人轻笑,故意打趣。

    “突破?别人两年就能晋级,他五年都没进展,就算突破了,有什么可高兴的?”旁人全都摇头。

    “就是!像他这个年纪,天赋好的早就晋级武者了,以他的天赋,五年才突破武徒,那得多少年才晋级武者?八年?十年?还是二十年?”

    “一步慢,步步慢,就算突破了有什么用?出去也是丢人。咱们金家庄怎么出了这么个废物......”

    几个少年轻蔑的瞥了一眼周林,脸上满是戏谑。

    周林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人,缓步错身而过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少年的嘲讽他早已习以为常,口舌之争无用,真要争气那也是埋在心里,用在行动上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林~哥吗?有什么好事这么高兴,说出来让大伙儿也开心开心?”

    见周林不搭理自己,当中那个年纪略大的少年眉头微皱,冷笑一声,怪声怪调的讥讽道,“不会真是突破了吧?要是突破了,你可得告诉咱们,咱们也好替你高兴高兴,哎呀呀,咱们金家庄五年没突破的废物终于突破了,想必你爷爷那个老家伙知道了也会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旁边几个少年闻言呵呵怪笑,一脸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金成!”

    原本打算忍下这口气的周林猛然抬起头,怒道:“别太过分!你怎么说我都没关系,你要是敢再说我爷爷,我跟你拼命!”

    那个叫做金成的少年约莫十岁,在前几天测验中已然具备武徒实力,只等去武馆报备。

    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就突破武徒,在金家庄被认为是极有天赋的天才,俨然成了这群少年的头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却被周林身上那股骇人的气势吓得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半晌过后,金成忽然大笑起来,满脸挑衅的向前跨了一步,逼视道:“怎么,不爽了?要跟我拼命?来啊,我保证不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,成哥,你都已经是武徒了,跟他打不是自降身份吗?我来,阿爹说我也快突破了,以我的实力,对付这个废物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一个少年拦在了金成面前,目光盯着周林,言语神情极力挑衅。

    “我来,我来!一个废物而已...”

    往日里的废物居然敢顶嘴,这群少年瞬间就炸了,感觉被啪啪打了脸,纷纷上前准备出手教训一二。

    周林的面色变得越来越难看,内心的怒火到了要爆发的边缘。

    远处有几个金家庄的成年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,不过没有一人过来劝解,反而带着几分戏谑,看好戏般远远望着。

    “都在干什么?周林,回来!”

    就在周林快要忍不住的时候,远处传来一道冷冰冰的声音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的他紧握的双拳放松下来,长出一口气,面色渐渐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“死老头......”

    回头看了一眼拄着拐杖神情冰冷的来人,金成等人面色微变,低骂一声,顿时做鸟兽散。

    那些等着看戏的成年人见老头子出来,知道好戏看不成了,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

    周林大步走过去,搀扶着老人朝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老人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,两人一路沉默前行。

    说是家,其实就是一座极为简陋的院落,倚山而建,只有几间破落的屋舍被一圈竹子围着,远远望去与周围高大的建筑格格不入,无比苍凉。

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