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周峰激动得想要长啸。

    原以为这辈子就要生生被寒毒折磨致死,毕竟当年之人实在太强大,那种寒毒就算是炼丹大师都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刚刚也不过是想死马当活马医,想不到还真解了。

    盘踞体内近十年的寒毒一朝尽去,你说他怎么能不振奋?

    寒毒已去,体内修为蠢蠢欲动,那种属于武者的强大气息在体内盘旋。

    “假以时日,老夫重登巅峰,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周峰双眼之中闪过一丝厉芒。

    没有经历过被打落尘埃的痛苦,是不会体会到那种一遭沉疴尽去,再回巅峰的喜悦和复杂的心境。

    连小小的金家庄孩童都可以尽情讽刺,这对于曾经高傲的神泉镇第一武者来说,那是何等的悲哀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一样了,孙儿,从今天起,在这神泉镇,再没有人敢欺负咱们爷俩,沐家庄?杀了他们一个嫡系弟子又能如何?大不了灭了就是!”

    周峰凝视着孙子,霸气外露。

    此时的周林双目紧闭,面色苍白,那种苍白内似乎还多了几分黑青。

    “孙儿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担忧起来,不会是寒毒转给了孙子吧?

    周林眼皮颤动,睁开眼,“爷爷,我没事,我先修炼一会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爷爷不打扰你,爷爷给你护法!”

    周峰束手无策,寒毒的难缠他深有体会,生怕孙子发生不测,他担忧的坐在一旁,一边修炼恢复修为,一边紧张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周林根本无暇顾及其他。

    寒毒被血色气旋吸入体内,跟妖火类似,化为一朵蓝色的冰焰悬浮在丹田内。

    在周林的左手掌心,出现了一个蓝色的火焰标志。

    一左一右,一冷一热,妖火与冰焰。

    任何一种对于常人来说,都是天大的机缘,现在同时在一个人身上出现了。

    同时吸入了两种极致的火焰,那后果自然非同寻常。

    自从吸入的那刻开始,两团火焰似乎都感受到了威胁。

    于是,对抗开始了。

    伴随着吞天神诀的运转,任何一丝血气流转的地方,妖火跟冰焰同行,这样造成的后果就是每一寸肌肤都在经受冰火两重天,忽冷忽热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煎熬之下,血气释放得更加充分,体内那个血气气旋似乎壮大了几分,吞吐的血气更加庞大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处就是——

    妖火、冰焰破坏机体之后,血气运转时,不断对经脉、肌肉、骨骼进行修复,修复之后的肉体力量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周而复始,周林沉浸在这样的修炼中.....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后山深处,一直苦等沐俊的众少年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这都几个时辰了,俊哥怎么还没回来?追杀一个废物而已,至于耽误那么长时间?”

    有人不爽,跺着脚,一脸不耐。

    “也许俊哥遇到什么机缘了吧,咱们等了这么久,肚子都饿了,要不先回武馆?”有人建议。

    金成见状,巴结道:“诸位哥哥,要不,先去我金家庄稍事休息?”

    “不了,出来这么久,该回武馆了。金成,咱们就此别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众人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沐俊罩着,大家其实也不怎么搭理金成。

    一个准武徒而已,还不值得放低架子。

    “牛气什么?等俊哥回来,有你们好看的。我要是到了武馆,谁巴结谁还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金成内心不爽,冲着众人远去的背影狠狠的吐了一口痰,独自一人回了金家庄。

    日升月落,悠悠三日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周林的情况很稳定,气息悠长,一直还在修炼当中。

    周峰陪在孙子身边一动不动,他的修为一点点恢复,如今已经差不多接近中阶武者。

    这三日里,居然没有一个金家庄的人来过问他们爷俩的生活,可见金家庄的人是多么的心性薄凉。

    第四天清晨,太阳初升,金家庄门口来了一群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庄子的大门才打开不久,一队人马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金家的人给我听着,交出周林,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!”

    来的正是沐家庄的人,为首的是沐俊的二叔沐野。

    “听个屁,有种你打进来啊,这里是金家庄,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!”

    人家都打到家门口了,金家庄的人也不是吃素的,一个个嚎叫起来,那架势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沐野,你带人来我金家庄干什么?”

    金家庄主事人拨开人群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金炎,来得正好,给我交出周林,我不找你们麻烦。”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