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记忆被打开,他隐约记得似乎见过这只兔子。

    “踢踢踢!哟哟哟,小子,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一头纯色白兔,咧开三瓣嘴,在死去的巨鳄身上不停的蹦跶。

    每一次跳跃,弹腿落下,脚下死去的巨鳄都被踩得挤出几团鲜血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周林全身发紧,做出戒备姿势,心底替那头巨鳄抱不平,哪怕死了都被人踩,实在是太悲惨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连兔爷都不认识?兔爷可是这天上地下最强大的兔子,你敢不认识?信不信兔爷收你做人宠?”大兔子咧着嘴,从巨鳄身上跳了下来,朝着周林走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脖子间的吊坠霍然发烫,悬浮起来,挡在周林面前,似乎要替主人出战。

    “一枚破吊坠也想护主,信不信我把你吃掉?”

    大白兔张牙舞爪,一脸凶狠的盯着周林,试图用眼神镇压他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周林第一次发现兽牙吊坠的异常,想着这是父亲给他的礼物,他一把抓住吊坠,像是握住了武器,“我才不怕你,有本事你来啊!”

    他的心底忐忑,面上却毫不畏惧的样子,盯着大白兔,紧紧的捏着兽牙吊坠。

    敢瞪我,我也瞪你!

    一人一兔就这样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大白兔看着那枚兽牙吊坠,眼神变了变。

    良久,它才抬起头,看着周林:“小子……这枚兽牙是不祥之物,你最好赶紧丢掉?”

    “笑话!这是父亲留给我的礼物,想让我丢掉,然后你再捡起来?做梦!”周林冷冷的看着大白兔,一步也不退让。

    “不信?那就让兔爷试验给你看!”

    大白兔一脸冷傲,转身一跃,横跨数百米距离,跳到了一棵树巅之上,尖锐的啸声从口中传出。

    很快,大地颤动起来,好像有巨型的妖兽在朝着这边奔袭而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爷爷不是说这里没有武者境妖兽吗?”

    周林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道,他的爷爷早就被这只兔子一脚踢晕挂在了大树上。

    很快,树林间影影重重。

    吱吱!

    一只磨盘大的猴子甩着尾巴,从树顶突然坠落下来,怪叫着急速扑向周林面庞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想都不想,下意识的一拳击出,血肉飞溅。

    “不错嘛,小子,比几天前强大了,不过这只是最低级的猕猴,等会还有更加强大的妖兽,你就好好感受吧。”兔爷嘴巴咧了咧。

    周林心中一沉,爷爷还没来,难道出了事?

    该死的兔子!

    他来不及多想,第二只猎物再度袭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头凶禽,通体乌黑,比之前在天空看到的小很多,但是也足够骇人。

    它张口喷出一口火焰,将四周的树林都熔化了。

    周林脸色大变,这头畜生太危险!

    他没有硬碰,转身朝着远处飞掠,他想去看看爷爷有没有事。

    “想跑?跑得掉吗?小子,我可是在磨砺你啊。”兔爷脸上露出几分笑意,一跳一跳的从这棵树蹦到另一颗树上,看样子倒真没多少杀意。

    呖!

    凶禽狂吼,追击过去,张口喷出烈火,将山坳里烧得浓烟四起。

    穿行在山林中,周林感觉到强烈的不安,爷爷说山坳里没有太危险的凶兽,山坳外就不一定了,所以他必须在这块区域内干掉背后这头凶禽!

    没有兵器,霸刀诀用不上,他能用的只有烈火拳跟擒拿手。

    这是火属性妖兽,或许烈火拳有奇效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一瞬间,他就打定了主意。

    不久后,周林浑身寒毛倒竖,整个人向前一扑,就地一滚,滚到了一处开阔之地。

    在他的背后,一双铁爪闪烁着寒光,从头顶呼啸而过,再慢一点估计就要被抓个前后通透。

    凶禽在半空一个回旋悬浮在半空,无情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下面的猎物。

    它能感受到来自兔子身上高等妖兽的威压,但是作为凶禽,它有自己的高傲,即便被征召,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凶悍。

    “差点就死了!娘的,拼了!有本事你下来,老子给你一拳!”

    周林冲着头顶挥了挥拳。

    这里靠近山体,没有草木,地面干硬,逃无可逃。

    尤其看到远处树巅之上那只咧嘴怪笑的兔子,他恨不得骂娘。

    呖!

    一声尖啸,振聋发聩,那头凶禽化成一道乌光,瞬间扑杀下来。

    平地掀起一股腥风,让人睁不开眼,那速度实在太快了。

    “烈火拳!”

    周林大喊,一咬牙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的心脏剧跳,浑身血气倍增!

    这跟杀沐俊时不一样,这么庞大的凶禽,他也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但是怕没有用,他必须出手。

    凶禽横击,扑到眼前,一双锋利的铁爪跟雪亮的镰刀般挥落下来。

    周林避过,身体一跃,擦着凶禽铁爪的边沿,向前翻了过去。

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爪子落在地上,火星四溅,脚下坚硬的山石,竟然被抓出几道很深的沟痕。

    好厉害!

    周林回头看到这一幕,吞了吞口水,后背直冒冷汗,这畜生的爪子也太锋锐了,而且力道极大,幸亏刚刚没有硬拼,否则真要被抓到,肯定没活路。

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