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血珠就像是开启修炼神诀的钥匙,从他吞下的那一刻开始,周林感觉自己在接受洗礼。

    体内的杂质被吞天神诀引导的血气化解排除,长期淤积的经脉被冲开,就像是打开了束缚在血脉中的某种桎梏,惊人的天赋激发出来,他的经脉骨骼无暇无垢,无比清爽,整个人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。

    丹田中央,吞天神诀化为一个气旋不断旋转。

    在气旋的四周,狂暴的血气像调皮的精灵般慢悠悠的吞吐,血气内敛,浑身暖洋洋的,特别舒服。

    周林就这样直接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血气内敛时,悬挂在脖子上的兽牙吊坠陡然亮了一下,半空悬浮的那些血色文字,如同百川归海般融入吊坠内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还没亮,他就醒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异状消失,兽牙吊坠早已经恢复了原样,古朴暗黄,像一颗普通的野兽獠牙静静的躺在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我睡着了吗?咦,什么味?好臭!”

    一开始,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一切太过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可是很快,他就闻到一股腥臭的气味,爬起来一看,自己全身满是黑污泥垢,连床单被子上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脸懵逼地站了起来,想了一会,昨天发生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解开了吞天神诀的秘密!”

    周林瞬间清醒,猛然朝空中挥出一拳,一道轻微的啸声响起,他这一拳居然打爆了空气!

    “这不是在做梦!”他的眼眸瞬间亮了起来,“我真的学会吞天神诀了!!!”

    “力量增大了很多,这绝对不是武徒初阶的实力。这些黑污的泥垢,难道是我体内排出的杂质?吞天神诀淬炼了我的身体?”

    少年满脸振奋,一跃而起,他恨不得立刻摇醒爷爷,告诉他这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身旁爷爷浑身冰冷、睡梦中依然眉头紧皱的样子,昨晚这样剧烈的声响都没有将他吵醒,可见他的病...真的不能再拖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要去后山走一趟了,以前爷爷每次伤势压制不住的时候都会去后山采药,这次该轮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也去试试现在的力量增加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压下狂喜的心情,周林爬起床,顾不上清理床铺,匆匆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院落依山而建,他从后院轻轻一跃,神不知鬼不觉的朝着后山奔去。

    狂奔了数里,路边有一块圆形巨石。

    “先试试现在的力量...”

    现在时间还早,他左右看了几眼确定没人后,双臂抓起巨石猛然抬起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双手用力,居然轻易举起来了!

    圆形巨石直径有三尺多长,重逾千斤,这要是放在以前绝对不可能撼动,现在举起来跟玩一样。

    “太简单了!”

    他高举着巨石在山林里狂奔,速度如风,犹如一只人形巨兽。

    在山林里奔走了十多里,距离金家庄越来越远,前方是个山谷,里面有一个水潭,以前爷爷带他来过。

    水潭之上一匹巨型瀑布如银河倒挂,风景优美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巨石丢在水潭中,砸出一片巨大的水花,周林稚嫩的脸上难掩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大口吸了几口气,平复了下气息,他满脸欢喜。

    “爷爷说,那种巨石至少得武徒六层的人才可以举起,我举起来毫不费力。这才仅仅修炼一晚就这么强大,吞天神诀,实在是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潭水冰冷刺骨,周林在水中洗了个澡,然后在潭边找了个位置,开始练拳。

    这五年里,他日日夜夜不曾放弃,勤奋修炼已经成为他的一种常态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

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