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越来越欢脱的景大小姐,看着小树苗儿的眼神,就像小树苗儿看这一桌子的美食的眼神差不多,也是BlingBling放光,马上就要流口水的样子:“小树苗儿好俊,小树苗儿好可爱!要是我和阿墨哥哥的宝宝能像小树苗儿这么俊俏可爱,我一定会兴奋的抱着他尖叫!”

    “你千万别,”叶星北说:“刚生下来的小宝宝胆子小,你小心别把宝宝吓到。”

    景莎莎笑眯了眼睛:“嫂子,我就是打个比喻啦,打个比喻而已!嫂子你太没幽默细胞了!”

    “我妈妈有幽默细胞!我妈妈什么细胞都有!”护妈狂魔小树苗儿上线。

    “哇,小树苗儿真贴心,真懂事!”景莎莎捧心陶醉:“我要是能生个这么贴心这么懂事的宝宝,我真是做梦都要笑醒了!”

    “会的,”叶星北笑着瞟了她的小腹一眼,“这不是快了吗?”

    “对!”景莎莎兴奋的举起酒杯:“岳医生,这都是你的功劳,来,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叶星北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杯果汁而已,不要弄的像是要干一杯白酒似的那么豪气干云好吗?

    岳崖儿也举起酒杯,笑着说:“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,你们不用三番四次道谢了,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方兰芝温柔浅笑着,看着岳崖儿和景莎莎干杯,悄然在桌下握住了任清平的手。

    任清平歪头看她,她也侧脸看任清平。

    她冲任清平笑笑,捏捏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她没说话,任清平却看懂她在对他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在对他说:别担心,将来,我的病肯定能治好,我们也会像余墨、景莎莎一样,做爸爸、做妈妈。

    任清平握紧她的心,心里莫名暖的发烫。

    其实,就算一辈子都治不好,也没关系的。

    真的。

    只要能让他一直这样牵着他妻子的手,一辈子,没孩子,他也会觉得幸福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能有个可以延续他们两个血脉的孩子,会更锦上添花。

    但如果没有,他也绝对不会和他妻子分开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,什么都能缺,唯独缺不了她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几人又在客厅聊了片刻,任清平、方兰芝、余墨、景莎莎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把四人送到车边,上车前,景莎莎挽着叶星北的手臂撒娇:“嫂子,你记得督促我五哥抓紧时间多聘几名副总呀,我怀孕了,需要阿墨哥哥多陪伴我,然后我们宝宝出生了,更需要爸爸陪伴,所以以后阿墨哥哥没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