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李金琥只知道对方姓萧,野人把他送下来,很快消失不见,没有留下只言片语,他觉得,对方一定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弟弟的话,李海棠半信半疑,但是她根本没有别的选择,如果能在野人家里,哪怕在院子里坐上半宿,也比乱晃悠,遇见野兽强。

    “我的姑奶奶啊,您可得快点!不然耽搁吉时,咱们可担待不起!”

    婆子见李海棠说话客气,心中的火气消散不少,毕竟李海棠嫁过去,就是秦家的当家主母,吩咐什么,她只有顺从的份儿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一定不会耽误太久的!”

    李海棠保证,然后在婆子的搀扶下,走进草丛,她摘下头上的花冠,脱掉喜服,隐隐在草堆露出一抹红色,趁着婆子离得远不注意,灵巧地在杂草地掩护下,往山里跑。

    等她跑出一段距离,往下看,婆子在车下来回走,似乎很是焦急,她噗嗤一笑,顺着小路往深山走。

    这边,婆子等了半天也不见人起来,叫唤两声得不到回应,这才急了,小跑到草棵子一看,当即发出一声哀嚎,新娘子不见了!

    秦家下人受了不小的惊吓,婆子找人先禀报秦员外,这才带着人和没头苍蝇一样,四处找人,他们对李家村不熟,直接找李家要人。

    李海棠可不管两家有什么冲突,她一路哼着小调往山里走,摆脱那群蠢货,她心里落下一块大石,就等着天黑下山,按照地址,去县里的房子躲避一段日子。

    深秋时节,草木枯黄,山上吹着冷风,李海棠只穿了纯白的里衣,还是丝绸做的,一路上被树枝刮了好几个小口子。

    李家村后山没有人烟,山间只有一条狭窄的小路,遍地是药材,她随便一扫,就看到野三七,黄芪,重楼,尤其是重楼,对虫蛇咬伤和跌打伤痛都有很强的作用,她随手采了一些。

    山里太大,这一转,走了将近一天,李海棠完全不知道,秦家找人多么疯狂,秦员外得知新娘子逃跑了,当即大怒,几乎派来家里所有的下人,又报官通知衙门,说自己被李家摆了一道,李家设计的圈套,是个仙人跳。

    李老太太哪里见过这个阵仗,吓得屁都不敢放,当即表示,一定会交人出去。

    “海棠那小贱蹄子,也就是颜色好,可是咱家秋菊,不输给海棠,绝对能生出个大胖小子!”

    李老太太想不通李海棠怎么有胆子逃走,她更搞不懂,秦员外竟然直接报官,这下,若是找不到人,李家全家就要吃牢饭。

    “我们秋菊比海棠还俊呢!”

    秋菊是李海棠的堂姐,也是大伯娘刘氏的闺女,刘氏一听,自己的闺女被顶上,当即翻了白眼,差点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娘,秋菊可是您的孙女,怎么也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是大喜的日子,刘氏忍耐不住,掩面哭泣,心里恨透李海棠,那个小蹄子讹诈她五两银子,不声不响逃了,还要拿她闺女顶缸,岂有此理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