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老婆女儿都被弄进了警察局,向玉林简直焦头烂额,却也没什么好办法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在家里坐到天亮,思来想去,还是觉得应该去找向暖。

    那孩子心软,只要他拉下脸来求她,没准还有回转的余地。

    向玉林打定主意,结果还没出门,敲门声却响了。他以为是刘秀清她们被放回来了,激动地跑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门外的人,居然是牧野。

    向玉林一辈子胆小怕事,否则也不会被刘秀清吃得死死的。对上气场强大的牧野,他更是差点儿没哆嗦起来。

    牧野点点头,不请自入,然后在沙发里坐下。

    向玉林心里七上八下,但也只能关了门,去给他倒了一杯茶。“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牧野接过来,还真的喝了一口才放下。“我来是想跟你借一下户口本。”

    “户口本?”向玉林不解。

    牧野直接从兜里拿出一样东西,递给他。

    向玉林看了一下顶上那几个大字,这才恍然大悟。他先是吃惊得有些呆愣,继而表情激动起来,甚至搓了搓手。

    “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没有!没有问题!”向玉林被吓到似的,赶紧起身走进卧室,拿来了户口本。只是递给牧野的时候,他显然有点犹豫。“我、这”

    牧野直接捏住户口本的一角,轻巧一扯,东西就到了他手里。“如果你想替她们求情,我劝你还是不要开口。”

    向玉林又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呆呆地瞪着牧野,一时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牧野将东西放进自己的兜里,眼皮子一掀,目光冷冽。

    “如果今天是向暖对向晴做了什么,你也会不顾一切替她求情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”向玉林不敢跟他对视,支支吾吾了半天,还是没能说出那个“会”字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字而已。再简单不过。

    但在这个人面前,向玉林真没那个胆子撒谎。

    牧野勾了一下嘴角,黑眸里满是冷意。“为人父母,偏心再正常不过。但你们这样已经不能叫偏心了,这根本就是人品问题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他也不给向玉林辩解的机会,直接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向玉林追到门边,老脸通红。搓着手,半天才在牧野锋利的目光下说出一句话。“好好待她。这孩子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牧野没回答,径自拉门出去。他不需要向他们承诺什么。

    门“砰”的一声关上,满屋震颤。

    向玉林在门边直挺挺地站了好一阵,才步履沉重地走到沙发边,颓然靠了进去。

    向暖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,一直到下午一点多才醒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突然做噩梦了,她估计能睡到天黑。

    向暖梦到自己被李上进压着撕破了衣服,挣扎得快要绝望的时候,她终于尖叫着醒来。

    “向暖!”牧野闻声冲了进去。“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向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额上附着一层汗水,连为了让他安心的笑都是虚弱无力的。

    牧野在床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