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林子里倦鸟归巢,云芳渺将挖来的药草清理出来,放在小篓子里,指着天边的斜阳对顾柘瑜道:“再晚下山天就要黑了,会有妖怪出来抓小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顾柘瑜果然是害怕地缩了缩脑袋,他讷讷地拉住云芳渺的衣摆,紧张兮兮道:“哪,哪里有妖怪?渺渺不怕,我保护你?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要保护自己,可是云芳渺看着顾柘瑜那害怕的模样,不禁觉得有些好笑,算一算,她都是二十好几的人,怎么还会用骗小孩子的话来吓唬他?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情况是顾柘瑜的的确确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揉了揉他的脑袋,云芳渺自然而然地牵起了顾柘瑜的手,哄道:“你乖乖跟我下山,等我们回了家,妖怪就不能抓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云芳渺神情自然,说着没营养的谎话就像是真话一样,而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偏偏会对顾柘瑜有这样的心思。也许……是她在不知不觉中把顾柘瑜当成了上辈子孤儿院里的那些孩子,让她下意识地想要去安抚他,宽慰他。

    顾柘瑜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乖乖让云芳渺牵着,只是在低头看着两人拉在一起的手时,眼里不时流露出一丝迷茫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红彤彤的斜阳染红了天边的浮云,像是燃烧到天上的焰火,绚烂夺目。

    云芳渺偶然一瞥,便被那美景迷住了。上辈子她生在二十一世纪,那个时候许多地方的天已经不再湛蓝,水也不在澄澈。工作之余,她想过很多次要去大自然里放松自己,然而最终也没有时间。知道她生命的结束,也再没有见到如此美丽的天空。

    有时候最想得到的东西怎么也求不来,而一旦将它放下,便又在不经意间突然就得到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回去了。”云芳渺笑了笑,她已经死过了一次,真的要放下放下那些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嗯!”顾柘瑜点点头,也不知他现在的乖巧是怕被妖怪捉去,还是因为身边的人是云芳渺,所以不会使性子。

    这一次进山,云芳渺最大的收获便是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药材,只不过要想治好身上的伤,还得花费一些时间。而她一早想要修葺房屋,只是今天没有找到茅草,也就只有等日后再想办法。

    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,可是云芳渺现在的体验却是下山更如难上加难。她本上本来就有伤,在山里奔波劳累了一天,再好的身体也得吃不消,更何况还是她这样的小身板。要不是想着不让顾柘瑜担心,她早就坚持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云芳渺也不是铁打的,下山的路再好走也总有些磕磕绊绊,她一脚踩滑,半个身子便歪了下去,差点摔倒。脑子里一阵眩晕,惊吓之时的惊叫还没出口就被卡在了喉咙里,是顾柘瑜突然伸手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云芳渺站稳了身子,揉揉额角,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,她还以为这是自己从前的身体呢。这小身板瘦弱得很,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,弱不禁风的样子连她自己都嫌弃。

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