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店铺的事件落实的非常快,或许是因为那廖管事,但真是怕得罪了云芳渺几人,找来的铺子不光地界十分好租金也低,里面的桌椅也是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云芳渺被廖管事领着去看店铺的时候,还有些惊讶,他之前是有心要让廖管事难看,但却实在没有想到他居然当真是按照自己所有的要求来做了。

    “哇,这里好大呀,渺渺,以后我们就在这里做生意吗?”顾柘瑜看着三进的铺子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云芳渺也奇怪,她让人找的是店铺,而并非是住宅。而今日廖管事带她来看的却是前面是两个铺面的店铺,后面隔了一个院子就是住宅。

    这样的地方布置像极了天和医馆,但是这绝对不是她想让廖管事找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廖管事是不是应该好好解释解释?”云芳渺从来不相信什么天上会掉馅饼的好事,这廖管事之所以如此作为,只怕是有事相求。

    正如云芳渺所想,廖管事一听到他说这话,便下意识地抬手擦了擦额头,他悄悄瞥了一眼旁边的顾柘瑜,脸上对着满满的笑容,一双眼睛都被挤得看不见了,他谄媚道:“您可真是误会了,这也是为了补偿您。前些天让您在咱们那儿受了委屈,实在是对不住,所以咱们商行决定将这出地儿最低价租给您。”

    “最低价?”看着廖管事躲闪的眼神,云芳渺心里的疑惑不减反增,她可从来没有想到,有哪家商行,会补偿到这样大方的地步。

    廖管事不敢去看云芳渺的眼睛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连声应道:“是,是,一定是最低价,而且您也不用担心,咱们说的这最低价是按照铺子来定的,至于后面那宅院,咱们便是免费送您的。”

    廖管事一番话说得十分顺溜,像是生怕云芳渺不会接受似的,而事实上云芳渺确实想过将这“好事”推掉,但是转念一想,这样的事情也太过蹊跷,若是不好好探究一番,这廖管事如若有什么歪主意,此时不了解,到时候岂不是什么准备也没有?

    于是她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些笑容,但是那笑容并未达到眼底,带着一些微凉。如今她早已不是刚刚重生的时候了,她知道在这座繁华的城中人心最是难测,也知道这里处处危机,她每行一步就如履薄冰。前面有王家和天和医馆的事情,后面又有渺茫的未来,这种什么事情都不在自己掌控之中的感觉,让她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如今仔细想想,既然这廖管事心中有事藏着,那倒不如让她,把那些事挖出来,好好的瞧一瞧,为自己多多打算。

    “这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我想廖管事应该十分清楚,平白无故送我一处院子,想来定是有什么事吧?”云芳渺似笑非笑地看着廖管事,开门见山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您可真是误会我啦,我那里有什么事敢麻烦您呀?”他故作惊讶的说道,可是眼神却止不住地往顾柘瑜那里看去。

    见他这幅死鸭子嘴硬,什么也不肯说的样子,云芳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